捻一束柔和的光,俯拾手边之书,水墨泼洒着大风去兮的清颜,遥远的章节在朦胧日晕处隐约显现,恍惚之间,缥缃暗韵,浅酌香茗。 ——题记
 捻一束柔和的光,俯拾手边之书,水墨泼洒着大风去兮的清颜,遥远的章节在朦胧日晕处隐约显现,恍惚之间,缥缃暗韵,浅酌香茗。 ——题记
     轻倚窗前,瑟瑟的月光氤氲在周际,小小的油灯摇曳着淡淡的橘黄,一盏清茶,一卷古书,驱走内心的寂寞,青色的烟云被合窗之声震散,化为一段渺远的思绪......
     文字飘香,纸墨含情。油墨固然香,使人驻足的是那绵绵的情意,淡淡的忧伤。飘逸的笔调,融化了时间的悠远,一阙哀怨吟,一袭妩媚词。一剪白纸,一支陋笔,抒写了情怀的释放,历史的青苔。轮回了千年的花种,至今仍在不倦地盛开,文化的底蕴何尝不是?即使沉淀了上千年,即使书页已然陈腐,即使字迹依稀洗去铅华,但是文字传承下来的不仅仅是一种字体,而是灵魂最实在的呐喊和最动情的诉说。“人生若只如初见”像西门吹血的剑准确、优雅、无声地吻上了三郎与玉环‘比翼鸟、连理枝’的错爱,相见不如怀念;“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誓言背后却是戚姬一生的荒凉,爱是沧海遗珠;“断肠人在天涯”断送的是汉武帝的爱恋,一代才女王昭君也只能是一骑红尘悲无声。文字可以穿越时代的隔阂,可以点燃我们的心灯,可以漫延到辽远的未来。阅读,是与另一个灵魂的直面与对话。
     我们习惯在书里去读懂别人的悲欢,了悟自己的爱恨。“生命的勇气有时是由一些极淡远的幸福所带来的”,读林清玄总有一种难以名状的触动,他的文字就如一盏清茶简朴清新,又似琉璃空灵流动;“有些事,只能一个人做。有些关,只能一个人过。有些路啊,只能一个人走”,读龙应台,如她的笔墨时而温柔纤细,时而辛辣犀利,明了人世中亲情的牵绊,针砭社会时弊;“我不相信手掌的纹路,但我相信手掌加上手指的力量”,读毕淑敏,细腻的文笔,精致的刻画,简单的词组,却能营造震撼人心的力量。这些作品在时光轨迹里,带给我饱满的精神冲击以及回味悠长的思考,我唯有将这份震撼、这份感动、这种心跳收藏起来,丰富我贫乏的阅历,滋润我孱弱的灵魂。阅读,是升华内在的修养与精神的良剂。
     清夜无尘,月色如银,云卷云舒,如雾里看花,水中望月,飘来又浮去。一场花开只为一场邂逅,人生亦是如此。曾以为眉目相映可以携手一生,一错手便只剩下初见时的惊动,只不过是“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般须臾即逝。人生浮沉,又有几许看的清楚、悟得明白。日子斑斑驳驳一如流水,最后一抹余晖在青黛间默默地坠落,悄然地寻找自己的归宿。一切在轰轰烈烈中开始,总归要褪为平静,不如若苏轼“且陶陶,乐尽天真,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悠闲自得,品茶阅书,返璞归真。于书中,采撷一丝云淡风轻,驻足一连高山流水。阅读,是为心灵寻觅栖息之地。
    掬一缕陈年书香,坐拥怀中,生命,俨然是一本厚重的书稿,自己撰写悲欢离合。这样的一本书,需捧在有缘人手中,才能散发出它本身的醇厚与芳香。岁月静好,这个时候我似乎清晰地听到岁月缓缓注入生活,令每个心跳都掷地有声。时光给予生命明晰的刻度,赋予一切事物深度的精彩。阅读,是在别人的字词中品味自己的人生。
    寻一方宁静之地,携一颗平和的心。就这样静静地,就着月光,就着往事,停一停光阴的繁复,品一品岁月的安逸。在时光的低眸里,在繁花的巷口处,捧一卷书,缥缃暗韵,押一口茶,浅酌香茗。
    继续,寻找我的灵魂栖居地。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