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似水,潺潺流过。淌过我心,思忆不止。
     年华似水,潺潺流过。淌过我心,思忆不止。
   记得儿时,最爱去村子里的晚年宫。晚年宫是村里上一辈人建造的,有些老旧了,不过记忆中它始终岿然不动地立在村子的一角。
   晚年宫的老门唯有红漆镶金边的色泽稍微亮丽些。倒是门上彩印的守门将军煞是威武,只见他们手握红缨长枪,身着宽大戏服,由其那眼中发着慑人的光。他们的戏袍上嵌有巴掌大的圆镜,村里老人说这是用来驱鬼的。不过只道这事迷信,我所知道的是每当晨曦红日升起或是傍晚金光渐翳时,那些镜子便亮堂堂地折射光芒,璀璨缭绕。
   晚年宫的门前有几棵大树,旁依着一个小湖。每日上午,村里的妇人便会结群结伴地来到湖边浣洗衣服。偶尔有几回我打那儿经过,她们头也不怎么抬,只是嘴里习惯地喊道,“小孩别走近,离远一点,千万别玩水!”我远远地瞧见她们把手下的衣服慢慢洗成洁净的潮湿。捶捣衣服的声响此起彼伏,互相应和,在我听来有种说不出的和谐。
   穿过大门,会觉得偌大的晚年宫十分空荡,这样那四四方方的戏台便很显眼了。那戏台是被闲置的,所以大多数时候它便是孩子们的天地。小孩们来到晚年宫都喜欢先跑到戏台上,胆大的会从戏台上摆臂跳下去,不过这太危险,大人见着了会不允许。而外向的则会在台上装腔作势摆弄一阵,显得马虎幼稚,可总会有一两个大人兴起叫好,打趣在表演的孩子,这样一来空荡的晚年宫里便多了许多热闹的气氛。
   然而这座陪伴我成长的晚年宫,不过是夜空中眨巴眨巴的星,明眸一瞬。因为它的老旧,上级批下通知,说是要重建,还要拆填了那个小湖。消息传出后,整个村的气氛都有些压抑,像是起了浓重的大雾,使人呼吸不顺。
   据说晚年宫被摧毁倒坍的那天,动静很大,外村的人都有来围观的。我是没见着,怕是见着了还不免要伤感一番。后来我去见着的只有一地废墟,烟尘肆虐了。我知道属于我童年的晚年宫不复存在了,流水般的逝去了,留下的只有那不曾走远的回忆。
   流水淌过,虽已逝去,遗留清凉,永记心间。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