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城新竹羁旅中——读《旅》有感_高中组_大赛作文_作文指导报第十三届中小学作文大赛
当前的位置:大赛首页 >> 大赛作文 >> 高中组 >> 旧城新竹羁旅中——读《旅》有感

 

旧城新竹羁旅中——读《旅》有感

阅读: 90  作者:朱子悦 指导老师:宫平     获得:进入决赛    投票:0 我要投票 投票记录
安徽省淮南第二中学  高二(37)班

投稿登录

最新赛区发布

投票排行榜
更多……
组织机构

主办单位:中国语文报刊协会(教育部主管)
          语文世界杂志社
          作文指导报社
          中国写作学会阅读学专业委员会
承办单位:作文指导报社项目发展部
          好文教育
协办单位:郑州九鼎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旧城新竹羁旅中
   读《旅》有感
   作者:朱子悦
   安徽省淮南第二中学高二(37)班 指导老师:宫平
   联系电话:15395440096 邮政编码:232038
  
  前 言
  《旅》简介:二十一篇文字是二十一个独立而又相连的世界。如同脚步缓缓走过三十年的漫长时光,将它们串联起来,就变成了你手上这本书,这是一本讲述村上春树的内心之作。村上春树的文字如同渗入沙中的水,点滴之间,都勾起对于过往的回忆和流连。
  人生如旅,是不断的出发,也是随时的止步:从新宿车站的咖啡店到国分寺的爵士酒吧……一切都跟随心的声音。
  正如村上所说:“不管全世界所有人么说,我都认为自己的感受才是正确的。无论别人怎么看,我绝不打乱自己的节奏。喜欢的事情自然可以坚持,不喜欢的怎么也长久不了。
  
  
   在远方鼓声呼唤下
   我踏上漫长的征途
   裹起一件旧大衣
   把一切留在身后 ------土耳其民谣
   那山,那水,那青烟袅袅的小城。
   我爱墨竹,爱的是她的淡淡泊泊、无欲无求,但也爱她的沧沧桑桑、幸而追求。她从青竹的绿色中掉落埋入土地,成簇成簇、团团攒攒。一棵古藤从竹根伸出,攀着檐上斑斑驳驳的碎瓦,紫藤花青黛色的茎脉从墙外一直延伸到窗户的两侧,灰暗色的砖瓦墙上残留着隐约的青绿色,带着淡淡的土腥与竹香,在旧城中肆意。延伸、延伸,在旧城外的那片竹林。
   那土地冒出的顶顶尖笋,是每一棵竹生命的延续,他们依靠着碧天下的万物,借助藤蔓生长的灵气,一点点滋润着后代生生世世,他们是胎儿,在母亲腹中翻身呓语;他们是婴孩,在浓浓爱意中纵享天地的芙蓉;他们是垂髫,依偎在一起欢声笑语、吵吵闹闹。远看,好一片生机;近听,空气静至凝结。笋笋相连,手中掌金。初日娇嫩,美得纯得掐出一掌清水。那一双双拉着清风的小手,带来了这旧城一抹生机。
   生命,我自认为是竹的第一代名词,那清幽高雅、坚挺贞节不过是生命中过客般的修饰词,竹,只是被人们强加的意象。一个人要经历多少次生死才能明白生命的尊贵?其实一次也不用。此时的吸气,此时的静思,此时的执笔,都是生命的呼吸云涌。生命不是物价,生命是笋尖,素清依旧,不带繁华雕饰。风吹开的禁锢的枷锁,没有让人生带着镣铐跳舞。
   “酒吧里边,香烟味儿、威士忌味儿、炸马铃薯的味儿以及腋窝儿、下水道味儿,如同年轮状西餐点心那样重重叠叠沉淀在一起。生命的风尘味很重,出场带有一丝黑暗系。每个人都是自己生命的主角,他人生命的配角,将来也许会遇到另一个人,你与他或她一起重构一个故事,那个故事中,你与他或她会提出一个又一个问题,进行一次又一次解答,成为下半辈子最古老的主角。
   故事到了结尾,但人生还远没有结束,孤独的人生依旧孤独,悲拙的人生依旧悲拙。虽说生活的时间一长会感觉曾经追求的幸福不过如此,但我知道,一个人要回头多少次,才能假装他只是没看见。我守护旧时城中那不一样的青绿,风依旧荡,水依旧摇,竹林的一生依旧淡泊宁静,我们依旧带着墨香上路。
   (竹子的生命周期不长,数年之间而已,等到竹子老的时候,就会开花、然后枯死。这样是为了淘汰老竹子保留新竹,以促进竹林成长的生命力,但竹子们常常一起开花枯死。)
   我爱竹茶,爱的是他的蕴然质朴、袅袅热气,爱的是他的悠远绵长,云筝弹水。那香气若没有温水的翻转沸腾,也不会流溢出抹抹余香;那热水若没有竹叶的缱绻温存,也不会更添细韵悠长。一片叶要经过加工锤炼多少次,他才知道自己的喜怒哀乐。如此颇有竹林七贤魏晋风范的竹,在如此烟火中也堪堪受了一些世俗纷扰,竹心变了?人心变了?那又如何。只要这旧城依在,只要这里人们依旧幸福,赋此清词一阙,体会其中本不该有的凡人情谊。
   爱情,我自认为是竹的第二代名词。超过一定的年龄,所谓人生,无非是一个不断丧失的过程,过于清白也必定会接受宿命的情劫,敢说竹不爱竹?敢说竹不爱人?世间的爱情,若不是竹中蕴含的淡泊绵长,在年老时一同死去,便是那人间繁华不尽,烈火突逝的邂逅。一次莫名的相遇,爱情便在那0.01秒,为什么世间要存在“重逢”“相遇”“邂逅”这些词呢?村上春树留下过这个问题。事实上,能永远记在心中的,只是那个叩击灵魂的瞬间,多少爱过的人走向了天地各一方,百分百的爱情太奢侈。村上春树的笔下,写过的爱情无不令人绝望而不安,好像在黑暗中苦苦寻求的光亮,也好像在命运地图上跋涉不休,只为看一眼电光石火。
   我不喜欢。多少年后,当在长椅上呆坐,偶然看天空上飘过白云,会想起那些年自己的怦然心动吗?那不甘的情感,那渺茫的希望,在暖烘烘的日光下,仿佛随着茶香带着青绿升上天空,伸手,或许是一只沧桑枯老的手;抬眼,或许是一头银丝。这才发现,自己多年记忆中最深的是与这个人共度的岁月。他或她也许不是让你信誓旦旦的初恋,但他或她却消磨了你一生那时不时的绝望无奈。一个人要明白多少伤痛,才会深究其中的利弊?其实一次也不用,我守护着城中不一样的青绿。风在荡,水在摇,人在世道中,走出一生淡然的情深根植。
   (竹子一生只结一次籽,愿只与那个人……)
   我爱竹剑,爱它的笔直坚硬,性格作响,但也爱她的黯然与光亮相映,沉稳与自由相合。抬头望那无风却沙沙的竹叶,每一片的舞动都是不经意的流露。老人舞剑,看得见刀光剑影切破空气的角度,听得见老人过去六七十年风风雨雨的叹息,嗅着竹墨香气,治络筋骨,打通奇经八脉,守护着自己心中的自由,灵动的圣土。虽说身体不更,但心却一直享受着剩下二三十年的自由。几百年古老的旧城,在竹林渲染下,依旧存在些许自由的灵气。
   自由,我认为是竹的第三代名词。竹的根团团簇簇。根种甚深,自己却又笔直不易弯曲,自然来不得视觉的动态,每一个人都要寻找世界尽头。《旅》中曾说“寻找”是一个孤独的词语,也是一个自由的词,对于村上春树小说中那些整日出入爵士酒吧、坐在吧台前和调酒师以及酒吧老板身边没玩没了地喝那些凉得有些过头的啤酒的青年来说,时间本是不重要的,他们从不在乎岁月的流逝。村上春树在三十七岁的时候决然离开日本去欧洲生活是因为担心一直待在日本有可能在应付日常生活的琐碎里稀里糊涂的上了年纪,有可能不知不觉之间失去了什么。确实这样,终日在昏暗的漩涡中彷徨,等待着能拯救的人出现,最终不可能有人伸手,不可能有人自由。
   我不崇尚过分禁锢,不喜爱毫无依据的限制,只渴望在行走的时候回头一望,会有亲人忽略地球的凸形,让我看到浓浓的安心;又渴望在昂首的时候,看见远方一片茂密的丛林神秘向往。享受美食,品味音乐,你会体味一种人生的淡雅,一种淡雅的自由。竹味在飘,风依旧荡,水依旧摇,竹林一生在不断追求。我在路上,追求着人生所谓的一切与一切。
   世上有何答案?未必有,未必没有。我躺在床上,仰视蓝天。日出新生,夕阳草衰,只是时而有风。我只是一位十七岁少年。料不得人生,料不到未来,只料得当下的提笔落字。
   (竹中有横茎,中间稍空,节上长着根须与芽,有的钻出地面长成竹子,有的在地下横生,不拘一格。)
   羁旅中,我看于旧竹,望于新城,行于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