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随笔——读《文化苦旅》有感_高中组_大赛作文_作文指导报第十三届中小学作文大赛
当前的位置:大赛首页 >> 大赛作文 >> 高中组 >> 敦煌随笔——读《文化苦旅》有感

 

敦煌随笔——读《文化苦旅》有感

阅读: 141  作者:完家睿 指导老师:黄惠     获得:进入决赛    投票:0 我要投票 投票记录
合肥市第十中学  高一<20>班

投稿登录

最新赛区发布

投票排行榜
更多……
组织机构

主办单位:中国语文报刊协会(教育部主管)
          语文世界杂志社
          作文指导报社
          中国写作学会阅读学专业委员会
承办单位:作文指导报社项目发展部
          好文教育
协办单位:郑州九鼎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一座城市,她是繁华的,又是荒凉的,她是茫茫大漠里的一叶孤舟,她是丝绸之路上的一颗明珠,她曾经记录着中华文化几千年来的无声绚烂,她曾经承受着各国列强大肆掠夺的百年耻辱,我曾经见过她
   ———一次在书里,一次在现实中
   书是《文化苦旅》,而这里,是一个叫敦煌的地方。
   敦,大也;煌,盛也。传说这是那个开辟丝绸之路的张骞为她起的名字,真真是大气非常,颇有大汉王朝的风度气概,这大约也是她发迹的开始。她的出现如异军突起,她的没落却在丝绸之路被海上贸易取代后渐渐地湮于浩瀚史书之中,直到千年之后,再次浮现在人们的眼里,成为了永恒的传奇。
   书里写了这里的三个地方,莫高窟,鸣沙山,阳关。这也是我印象非常深的三个地方。
  
   莫高窟
   作者花了两个篇幅写莫高窟,一篇是近代,一篇是古代。
   一九零零年六月二十二日,天炮响震,山裂一罅,欣然闪出佛洞一所,内藏古经万卷。这佛洞是藏经洞,守门人是王圆箓,他相貌平平,身材矮小,目不识丁,对佛教一无所知,只对玄奘西行心向往之,王道士上呈经卷,却如石沉大海,此时斯坦因带着中国翻译蒋孝琬不远万里前来寻宝,自是相中了那三万经书,他谎骗是玄奘托梦与他,换取道士信任,他用三十英镑,取得了九千多个经卷,五百多幅绘画,满载而归。斯坦因往后,还有伯希和,吉川小一郎,奥尔登等等等等,书里没有提及,所做之事,亦大同小异。
   作者为这篇文章起名为《道士塔》。
   作者笔锋一转,转而写起了千年前的她,高僧大德,世族名士,平头百姓,泱泱众生,都对她怀抱着一种虔诚的态度,他们在这里开凿石窟,供养菩萨,巡礼膜拜,这样旺盛的香火在千年间从未断绝。十六国,魏晋,隋唐,宋元,各有各的特点,那慈眉善目的菩萨,那飘飘欲仙的飞天,那花雨漫天的净土,无不昭示着一种天国的极致的美好,一种人间的鼎盛的繁华。
  这文的名字就叫《莫高窟》,这也应是她原本的模样。
   我记得我去过的莫高窟,她像一座真正的文物,被全面的保护起来,当我们推开那一扇扇紧闭的大门,黢黑无人的洞窟里只有手电筒的微弱光芒,纵然有的地方稍有脱落,但色彩依旧艳丽非常,纵然许多佛像的面目已然模糊,但曼妙身姿依旧清晰可辨,岁月的痕迹使她更富有魅力与风采,那一幅幅故事画或经变画,如萨埵王子舍身饲虎,维摩诘大辩文殊菩萨,无不使人沉醉于佛教的海洋之中。
   直到我们到达了329窟,在右侧的底部,有着大片的空白,异常的突兀与丑陋,一看便知这并非岁月侵蚀,天然所致,我突然想起了余秋雨的那篇《道士塔》,想必这美中不足的遗憾与那场浩劫必定有关。
   参观完洞窟后我特地去看了道士塔,这是莫高窟景区里一座年代较近的葫芦形状的灰白色圆塔,塔里埋着王道士,我问了许多路,才站在塔前,它的周围并无许多人聚集,更无人拍照合影,这与其他地方的繁华热闹大不相同。这算是自作自受吗,为了蝇头小利,出卖了大批的文化,连自己也被钉在了耻辱柱上,遗臭万年。他可恨,这是毋庸置疑的,他也何尝不可怜,我们只记得王道士出卖文物的卑鄙,却也没有想到当他第一时间将发现的藏经洞时报告朝廷时无人搭理甚至要求他义务保护的窘境,这也为斯坦因等登徒子留下了机会。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吧,这个在当时毫不起眼的洞穴,将会成为他一生的污点。
   可是我们能怪谁,怪斯坦因蒋孝琬?怪清朝政府腐败无能?还是怪这风雨飘摇的时代?怪这莫高窟发现的太不是时候?
   也许中国有句古话说的对。
   时也,命也,运也,非吾之所能也。
   ————这世上万物的命运与时机,都不是我们可以决定的。
  
   鸣沙山 月牙泉
   书里写得鸣沙山和我见到的太不一样了,前者如世外桃源,后者如大型游乐场。
   作者很隐晦的起名为《沙漠隐泉》,一个隐字意味深长,从文里也看出,月牙泉是鲜于人世的一处奇景,汨汨流淌于茫茫大漠,她也许在千年前给予过来往商旅生命的滋润,而后商旅没落,风沙覆盖,泉水兀自滔滔不歇,有老尼孤守其旁,依着这清泉黄沙,远离喧嚣。
  最宁静不过,最落寞不过。
   而今的月牙泉已经改造为一个景区,大漠上楼阁渐起,月牙泉旁种起菁菁绿草,她们的名气远播中外,旅行者不远万里前来一睹真容,景区里人山人海,当地人做起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生意,骑骆驼的买票口排起了长长长长的队伍,走在景区里常有穿着便服的人询问我们是否租一个滑沙板滑沙,这里到处都是收费不菲的娱乐项目。
   最热闹不过,最繁华不过。
   这才过去多少年啊,不过二三十年的时间,真是白云苍狗,沧海桑田。历史的奇妙大约在此,她的变化时而缓慢的使人无法察觉,就像那一千年,时而又快速的让人来不及感叹,如同这二十年。
   我曾经非常向往过去的那个落寞的鸣沙山,我也想去踏着作者的足迹,孤身一人看着湛蓝的泉水,灿烂的沙壁,去洗净浑浊的心灵,感受佛法的奇妙。当我来此地时,我曾经万分失望,觉得作者笔下的大好美景消失殆尽。后来我听闻当地人因为这片小小的泉水而渐渐富裕起来的生活,看见每一个旅行者脸上的微笑,也许作者从未见过这么繁华的鸣沙山,这样生机勃勃的月牙泉,人们在细腻的沙山赤着脚奔跑玩耍,在泉水旁拍照留恋,她的奇特并不因为人多而消失,反而更显瑰丽,我想,我们应该顺从历史的变化,去寻觅她如今别样的意义。
   而那个唯一的老尼,来源于何方,姓甚名谁,有归于何处呢?这是否是永恒的谜题了。
   后来我又听说月牙泉的面积正在不断缩小,也许再过很多年,这样的奇景便只能成为传说,再也看不见了,我在泉边站立了很久,当大漠吞噬了这片清凉时,我变成为了一个见证历史的人,一个幸运儿。
  
   阳关
   阳关,自古边塞关卡,险要之地。
   阳关应该是荒凉的,春风不度,八月飞雪。我来到这里时,是这里最炎热的时候,和作者不同,没有看见雪,只有茫茫大漠,一望无际,渺无人烟,上有残破土墩与烽燧,其他建筑,皆是后人所造。
   阳关的历史应该很悠久,也很辉煌。“南北二十七步,东西二十步”,这是阳关的规模,李广利,卫青,霍去病,赵破奴,这是汉家的大将,关外是铮铮的匈奴铁骑,关内是训练有素的中原儿郎。在一次次的大战中,鲜血将漫漫黄沙浸湿,风沙又再一次淹没,青史上轻描淡写的一笔,一将功成万骨枯。绝域阳关道,胡沙与塞尘。阳关大道上,走出了大将,也走出了诗人,“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也许余秋雨说的对,这样温和敦厚的诗句,这样放达豪迈的气魄,也只有唐人写得出来。他们又将诗句谱成了曲,嘈嘈切切,起伏流转,从今往后,送友人,伤离别,必是要诵一首《送元二使安西》,奏一曲《阳关三叠》。或是因为这诗曲的缘故,阳关名扬天下。
   一座城的兴衰往往由一个国家的命运来决定,边陲之地也不意外,安史之乱,五代十国,唐朝灭亡了,丝绸之路渐渐没落了,阳关的姓名隐匿于史书里,无缘得见。那多年前的铁马冰河潜进了中原诗人的夜里,化成了一个绮丽的梦,任凭辛弃疾陆游这样的诗人凭吊喟叹。
  作者为这篇文章起名叫《阳关雪》,我希望有一天,我也可以在一个下雪的天气里走进阳关遗址,看皑皑白雪下的黄沙是否更加悲壮,更加引人遐思。可是,无论怎样,阳关永远是遗址,当年的气象如今只可见残垣断瓦,唯有黄沙和雪是新的,且与千年前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