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缱绻,逝水年华,桃之夭夭,灼灼其华_高中组_大赛作文_作文指导报第十三届中小学作文大赛
当前的位置:大赛首页 >> 大赛作文 >> 高中组 >> 浮生缱绻,逝水年华,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浮生缱绻,逝水年华,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阅读: 138  作者:王滢 指导老师:施长发     获得:进入决赛    投票:0 我要投票 投票记录
广东顺德德胜学校  高一年级八班

投稿登录

最新赛区发布

投票排行榜
更多……
组织机构

主办单位:中国语文报刊协会(教育部主管)
          语文世界杂志社
          作文指导报社
          中国写作学会阅读学专业委员会
承办单位:作文指导报社项目发展部
          好文教育
协办单位:郑州九鼎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笔墨丹青,巧目流年,那逝水年华,在浮生缱绻。窗外那一抹微风,舒卷不去书中几阙
  时光。 ——题记
   《风》中空吐情丝,自缠绕
  似看见了衣袂飘飘的你,绫罗绸缎,翩翩起舞。渭水河畔上,久久伫立的你的身影,盼君归来,却等到烟花易凉。那一句“式微,式微,胡不归。”纠结牵绊,却仍是牵绊不住心头之人的心,浅浅一句“微君之故,胡为乎泥中?”牵起了多少读者内心的情愫。想陪你将一壶浊酒酿成殇,陪你感受那一句“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的孤苦离愁,愔愔思量那“一月不见,如三月兮。”使你青丝成霜。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是《风》中你的桃夭之颜;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风》中你的苦苦徘徊;
  指尖触过那一句句盈香的《风》中誓言,暗香未央,终是使我沉沦。
  空吐情丝,不过那“数遍四百四病难,最苦不过长牵念……”
  《雅》望崤函之地,岁无疆
  古有秦之咸阳,合纵连横,后有唐之长安,盛世芳华。嗅一页笔墨余韵,欲立高台之上,随秦王指点江山。秦宫雄伟,前有“呦呦鹿鸣,食野之苹”,后有“吹笙鼓簧,承筐是将”,繁华如梦,可却昙花一现。未曾《雅》望,几代之衰,独品那“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的黍离之悲。
  《雅》言虽短,却胜过那离离《长恨》,终使我迷离。
  想跨过千载,体味大唐长安的人来人往,品读周氏王家的“人之好我,示我周行。”寄情于《雅》,共殇别离。未懂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却明“曰归曰归,岁亦莫止”的小傷小怀,愿赏《雅》之“简兮简兮,方将万舞。”的皇者绝代芳华,亦愿与你缘起《雅》之“靡不有初,鲜克有终”的有始无终。
  我读《雅》,岁无疆不过那“看尽三十三宫阙,最高不过离恨天……”
  《颂》尽壶里乾坤,世无双
  锣鼓声起烽火中,如若见渺渺残阳中,歌尽封禅大典,天上人间。轻展卷轴,舒眉梢,细读那字字句句间,恍若还能听那黄钟大吕,歌不尽光景绵长。盼能着一身素衣,登上祭坛,体味“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的豪气万丈。领略书中那一笔“翩彼飞鸮,集于泮林。”的孤芳自赏,游离于“邦畿千里,维民所止,肇域彼四海。”的浮华向晚。
  《颂》不尽普渡众生,终是使我沉沦。
  “其旗茷茷,鸾声哕哕。” 是《颂》的晨钟暮鼓,安之若素; “我其夙夜,畏天之威”是《颂》的宠辱不惊,甘之如饴。
  《颂》壶里乾坤,世无双不过那“听却八十一楼阁,最默不过颂残阳……”
  读罢风雅颂,才惊觉尘世浮华,红尘纷扰,世道苍凉,情思哀怨不过其中。若说佛为道之所存,我说《诗经》为才世所存,执书至今,温柔了岁月,惊艳了岁月。
  我为《诗经》执笔,共饮逍遥一世悠然。